松野卷毛

光年之外(上)

  “5012号睡眠舱即将开启。”


  罗低头,冷冷地盯着边缘缓缓溢出白雾的睡眠舱。液氮接触常温的空气疯狂地液化,发出“滋滋”声响,在寂静无息的冬眠室内听起来有种诡异妖异的感觉。


  已经沉默了数年的生命循环装置运转起来,舱内温度升高。


  睡眠舱里熟睡的少年一动不动,但罗知道他醒了。冬眠者总是这样,经过长期的冰冻身体机制已经暂时性瘫痪,但意识清醒着。


  “您已冬眠九十八年零三个月二十八天,现在是2107年9月12日。请接收AT1902号飞船对您重获新生的祝福。”


  仿佛有毒蛇在撕咬着罗的心脏,他抬手关闭了声音,制止其二次播放。


  低头,罗看见他的双眼睁开了一半,湿漉漉的营养液浸湿了他的黑发,接触空气干掉的那部分胶在脸颊上,使右眼下的伤疤略微反光。


  他现在能看到。


  少年苏醒的日期被AI单独留下来,以等离子的形式飘在空中,提醒着沉默的两个人。



  他苏醒的日期距离预期早了94年。




  “飞船已经很破旧了,所以你是第二个被错误唤醒的人。”


  罗递给刚苏醒的少年一杯罐头面包,瞭望台破旧的显示屏上显示着单调的星空。


  “哈哈,没关系啦,虽然没看到索隆和娜美他们感到很遗憾,”少年无所谓地笑了笑,将撬开的罐盖随手一扔,弯曲的金属片在失重中飘走了。


  “我叫蒙奇·D·路飞,是要成为冒险王的男人!你是谁?”


  “特拉法尔加·罗。"


  罗用[指挥棒]把那片可能切断设备的金属片抓在手里。


  “特拉弗……?”


  “特拉法尔加。”


  “特拉尔法?”


  “……特拉法尔加。”


  “算了,我就叫你特拉男吧!”


  路飞大笑着,把漂浮着的草帽重新按回头顶。


  “你是最先醒的吧,在这里待了多久?”


  “我上船时才二十岁。冬眠三十多年身体年龄增长近一岁。被错误唤醒后我一直独自一人呆在瞭望舱整整五年。”罗盘坐着,抬起头看着路飞。“现在我二十六。”


  “这么长时间,一个人岂不是很无聊?”


  “还好吧。这个飞船的AI还能运转,生活没那么难熬。”


  “听起来好厉害,特拉男能一个人待在这里五年。如果换成我就不可能了,我很害怕一个人。”


  路飞说。从他的表情来看,似乎很认真,起码不属于与人社交时常见的谦逊。


  “但现在不会了,毕竟特拉男也醒着!”


  路飞再次露出灿烂的笑容,罗愣了一下,他没有笑,但点了点头。


  仿佛有沉重的铁块压迫着他的心脏。

   


  “那么,请多关照。”他说。



  


  

  

一块糖(罗路)

  深夜摸鱼,很久没写文了,如有雷点请自避。

  觉得罗路太甜了5555

  我知道这篇段子撞了不少梗(真是对不住啊)

  和之国篇罗终于要出场了可喜可贺,但依旧套着那件黑衬衫。想看罗扎小辫的和服装(托腮)


  以下正文




这大概是他头一回吻一个人。


  罗与路飞的嘴唇分开,舌头有种毛茸茸的感觉,有股麦香(大概是刚吃了面包),感觉并不怎么美好。


  "喂,特拉男,突然干什么……"那个家伙居然在还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仿佛那是什么可以吃的东西。喂喂,草帽当家的,你就在我怀里,请不要用这么危险的方式撒娇。


  "感觉好吗?草帽当家的。"罗平平淡淡地说。


  "嗯……好奇怪啊,特拉男的舌头伸到嘴里明明含起来像肉,却不想像往常一样咬下去呢。"路飞撅起嘴满脸想不通,抬头却发现罗的脸突然通红,于是发出他一贯的笑声,露出大大的笑容,"不过感觉很不错!我们再来一次吧!!"


  发出这样的请求表情却一贯地很正经啊。罗与路飞坚定的(并且冒星星的)的双眼对视了好一会儿,还是败下阵来,宠溺地叹了口气,低下头用最温柔的方式吻住了他。草帽当家的值得他这样对待。


  而橡皮的身体软软地挂在他的身上,温热的,充满了少年的活力。


  

  许久,“……你知道我们正在做什么吗,草帽当家的?"罗想他必须确保路飞知道这种事的隐秘性。


  "特拉男不是在和我嘴对嘴吗?"被他搂在怀里的路飞边说边用双腿缠住了他的腰。这的确很刺激,罗想,无论是路飞的回答还是他此刻的举动都充满了诱惑,但他现在必须镇定下来,并且告诉草帽当家的这叫接吻。


  然而他的确这样说了。


  "接吻——?接吻是什么?比肉好吃吗??"似乎一提到肉路飞就会流口水。


  "别叫得这么大声,草帽当家的。"罗说,首先他要确定草帽海贼团的成员们没有发觉自己正在对草帽当家的所作所为,其次他需要耐下心来,对他慢慢地解释什么叫做接吻,"我们刚才的嘴对嘴叫做接吻,接——吻——,草帽当家的。"天见可怜他现在非常崩溃。


  "哦~~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是同盟吗?"


  "不是,草帽当家的。因为我爱你。"罗用谈今天天气如何的口吻对看着他的天真纯洁的同盟船长说。


  "那我……""所以,别跟其他人做这种事啊,这是我们之间才能做的事。"


  担心或者又言预见了路飞接下来要说的话,罗打断了他的话,又吻了一下路飞的额头,"记住我的话了吗?"然后他把路飞放下,环顾四周。这时他发现草地上有几片散落的花瓣。


  "……啧。"


  "喂特拉男,那我能跟罗宾说你跟我说过'我爱你'吗?"


  

  "你没听见我刚才的话吗?不可以!!!"////



END


温泉庄 1 [空零/练笔]

  "身上有刺青的人请别来泡温泉。"


  这是零第七十次拒绝了来泡温泉的客人。他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地看着柜台前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对方结实的肌肉双臂环胸,赤裸的部位纹满了密密麻麻的图案。

  

  气氛倏然紧张,周围的客人们此刻围在一旁,一副看戏的表情。毕竟两个人的体格差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温泉庄的接待者显然落了下风,他那单薄的身体看起来弱不经风。


  然而这位接待者仿佛没有注意到这点,颇有些玩味地回视大汉恶狠狠的眼神,手指敲了敲桌面,甚至说到,"这位先生,我们这儿真不能接待身上有刺青的客人,这是本店的规矩。您还是另觅贵处吧。"


  "……"


  "若实在不能理解我的意思,您要丢人就到外头丢去吧。现在还有客人等着呢。"


  二、二次挑衅?!


  周围人的下巴全都摔到了地上。


  几乎是在零话音未落,那大汉的手掌便狠狠拍在柜台上,大力掀起的劲风使零的黑发掀起波动,但脸上挑衅的神情未变。


  "你小子说什么?"大汉目光阴沉地说,看来第二掌落到位置将是接待者的脸颊上,"很久都没人敢跟老子这么说话了。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这方圆百里,没有一个人敢这么拒绝老子,小心老子今天就叫你这小店变得稀巴烂!!"


  "哦,原来如此啊。"


  出乎意料地,零只是笑了笑。


  "你小子他妈的———!!!"


  大汉气急败坏地扬起手掌,引得周围人一阵尖叫,这一掌下去,那个青年势必会被打得吐血。


  然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仿佛镜头变慢,大汉脚下一滑,露出踩了香蕉皮一般一脸错愕的表情。他的那张丑脸猛地磕在柜台桌角上,大鼻子皱起来,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厚嘴唇扭曲地向上撅起,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脸朝地摔了下去。


  众人一派愕然。


  此时零若无其事地露出标标准准的招待笑脸,语气平稳地说:


  "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这儿的地板比较滑。"


  居然自己摔倒了?!


  众人的下巴再次落地,"咣当"一阵巨响。


  "没问题吧?"末了,这个清秀瘦弱的接待者收回微笑,微微前倾身体,看着柜台下方那个仍面朝地趴在地板上那个的人。


  还一脸担心。


  围观者觉得这店恐怕要完。


  

  而这边,彪形大汉已经重新屹立起来,狰狞的脸上青筋暴起,修罗气场全开。看来已经失去了全部理智。肱二头肌倏然暴起,发出"咔咔咔"恐怖的声音。


  "喂!这位先生,麻烦让一下!"


  门口突然传来一个男声,瑟瑟发抖的众人齐想这怕不是嫌气氛还不够危险。


  "这是在干嘛呢?打架呢?"仔细一看,刚才的来者身后还跟了一个妹子。


  "啊啊,两位,欢迎光临。"零向两个人露出招待脸,无视身边蔓延开来的黑气。


  还欢迎光临呢!等会儿你恐怕就要进鬼门关了啊啊!!


  害怕殃及自身的众人全部迅速地缩到一旁,正好替那两位一男一女提供了足够的视角和空间。


  被无视的汉子显然已经按捺不住,直接无视了两个新来的客人,怒吼着用拳头直直朝对方的头顶砸了下去。"老子看你该进下地狱了!!"这一拳若是打中得断根骨头。


  然而事实说明有些人天生命就该绝,刚刚进来的那个女孩看起来挺可爱,后肩摔起来可是相当不含糊。又一阵旋风过去,零的刘海再次掀起波动,他平静地看着那个倒霉的恶霸被一个娇小的妹子摔得直抽搐。


  噫,看着就疼。


  "看起来解决了呢。嗯,小哥,还有空余的房间吗?"与她同行的那个男青年文质彬彬地叫到。


  "……"零还是头一次见有人面对这番场景还能如此淡定的。


  "大地!你能不能别再自说自话了啊!"那妹子刚摔完人,面对同伴立刻变了一个画风般责怪道,并且重新站在他身旁,带着躲藏意味的站位仿佛刚才摔人的不是她。但正经青年对女孩耳语几句,女孩的怒气立刻消了下去,嘀咕了几句。


  "有,请问你们要几间房?"零面不改色地说。啧这年头真是豪杰辈出,随便一个女孩子都能把个猛大汉撂倒。

 

  "两间单人房。有独立浴室的那种。我们住一个星期左右。"青年说。


  "哦——明白了,我记下了。"零在电脑上敲出几个代码,但他抬头看了一眼两人,露出一个微笑,用暧昧的语气试探地说道,"但两位不要一间吗?看两位的关系,似乎是情侣啊。"


  "喂!别瞎说啊,谁是情侣!!"果不其然地上钩了,青年一阵脸红,看起来快冒烟了。零心里一阵emmmmm


  而躺着那名汉子动弹几下,想爬起来,又被妹子摔了个七荤八素。她显然是听到了零的话,不满地回头看他。


  "你是这家温泉酒店的招待员?"


  "没错,正是。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吗?"零不卑不亢地说。


  "贵店经常出现这种蛮不讲理的客人吗?"


  "当然不是。但这种人找上这里,像您这样的高手会出手自然是本店的幸运。"零笑眯眯的说,在旁人看来一脸事不关己到欠揍。


  "小心点吧。"女孩冷冷地说,似乎很不满招待员遇到这等事时竟如此表现。


  "对不起。那么请两位将身份证件交给我登记。"零没有生气,立马恢复了正儿八经的招待脸,接过两个身份证,格外认真地看了起来。


  "……大空大地和山濑明日奈是吗?"



  看起来来者不善呢。


  零登记完,收费后交给他们两把钥匙,盯着两人腰间的某一处,终于蹙起眉,若有所思道。



  一辆警车呼啸而至,警员下车,见了趴在地上惨不忍睹的大汉竟莫名松了口气。


  "这次是哪位英雄把这臭名昭著的恶霸放倒的?实在太感谢了啊为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啊!!"


  "一直连尾巴都抓不到的!这下落入法网了吧哼哼!!"


  瞅着警察们出乎意料的愉快模样,一旁的某位熟客向零问道,"谁报的警?"


  "我。"零淡定地微微一笑。

  


  


  TBC

  

三分之二是艾斯个人向

超喜欢艾斯尼桑,作为哥哥他的设定实在是太可爱了

吃饭时会睡着什么的也是23333

第二张兄弟向,在沙漠旅馆时路飞居然没能和艾斯坐在一起吃个饭什么的,这回摸鱼弥补上。